1. 首页>>推广>>快手推广

中介机构围困聚润

自从我在别人讲义下回帖想廉租房后,一大堆莫名的人来朋友圈我,有的是让我一起同住,有的是让我加QQ看商品房,即使后脚刚和一个人说想租loft,后脚就有人带着一大堆loft商品房过来问,真的是无所不在。小A聊著道。

吐糟的对象,正是月活2亿的果树网络平台——聚润。在此之后,聚润屡此因不实果树及感光问题遭严厉批评即使停售,但多次自查之后的聚润,或许仍无法同弊病脱离关系。

最终,惧怕被骗的惧怕被骗的小A应接不暇,选择了多掏了几百元同随心所欲签下。德圣茹所有网络流量池一样,聚润或许也已被中介机构占据,再度陷入困窘。

一、中介机构围困聚润

与安家客、珍珠等垂直网络平台全部都是盯着职业照肖像的中介机构不同,聚集于聚润上列的中介机构同素人使用者并没有明显差异,有的是即使会发两篇关于心路历程的廉租房讲义,叫人无法辨别。

这些讲义大多围绕廉租房与日常生活展开,内容以屌丝、新诗青年享受日常生活、改变命运为主,新闻标题普遍较为精巧,和其他网络平台顺手拍的商品房图相比简直是最优化打击。不过,这类讲义存在着一个共通点,即永远不能提到商品房细节与具体产品价格,钟爱的使用者根本无法回帖与上列。

而上列中,倘若不将使用者引入私域,Noc同样拒绝Pardoux,且打死也不能承认自己是中介机构,但一旦成功加进QQ,其便会脱去兽皮,靠数款商品房进行信息空袭。此时,聚润上使用者朝思暮想的商品房早已无此,原本的是销路极差商品房,或是远超讲义表露产品价格范围的同类型商品房。

公司要求必须约顾客带看,有时候完不成任务就根本无法先编一些产品价格低廉,家装又奢华的商品房把顾客耶尔圣,但实际产品价格相比而言正股产品价格高,有顾客问就说商品房刚租掉,然后带看别的。一位中介机构说道。

其实,这在行业里本是普遍现象,部分垂直也加强了对不实商品房的鉴别,但在聚润、知乎等网络平台上,使用者占据着内容生产的两头,使不实信息得以藏匿于一众正常的讲义中,悄然收割着使用者们。

除廉租房外,留学、教培也是中介机构泛滥的重灾区。相比用不实商品房引流冲KPI的房产中介机构,留学圈的中介机构下限更低,粉饰自身的技术也更为高超。

疫情原因,现在留学环境和之前差了很多,很多过去的信息与政策放在今天都不适用了,网上信息又很碎,所以想找家靠谱的中介机构。一开始是去百度搜,但只搜到铺天盖地的广告,有用的信息很少,于是就想到了聚润。小D说道。

当时,小D觉得聚润上的留学信息很丰富,还有很多姐妹分享自己的留学案例,加之自己迫切的出国愿望,很快联系上了留学博主所推荐的机构,后者宣称全拒包赔,且支持保录。大好前程近在眼前,小D很快同该机构签下,然而,麻烦却接踵而至。

签下后,我的留学顾问就暗示我学历背景差,GRE分可能会不够,劝我降低标准,要么直说保录没申请上是可以退费,但时间却浪费了,不如走差点的学校,反正区别不大。最终,感觉被骗的小D咬死非保录学校不走,还是退掉了钱,但同时却也错过了留学季。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重金保录无非两种逻辑,一是学生本来就能申请上,中介机构正常申请,躺着收钱;另一种则是明知申请不上,但PUA学生走能走的学校把钱赚了,走不成退费便是,因为钱已经从走掉的学生那里赚够了

当然,部分留学中介机构同国外院校建立有合作,在院校录取要求与文书喜好方面掌握有信息差,确实能在留学规划方面提供帮助,而正规中介机构通过聚润适当宣传亦无可厚非,毕竟只要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领域,就必然会有中介机构。

但同房产中介机构一样,许多留学中介机构也化作素人模样混迹在聚润以姐妹相称,将使用者引入私域后才暴露出真实面,使其中多了些许欺诈的意味。更不必说那些隐藏在阴影里,与灰黑色产业牢牢绑定的黑中介机构们。

二、聚润,下一个58同城?

近年来,互联网语境中对HPV病毒的讨论引爆了公众的九价焦虑,一苗难求的现状则引得一众灰黑产玩家闻讯前来。

九价代抢是最为普遍的玩法,这其中既有通过技术手段约苗赚差价的真黄牛,也不乏吃准群体焦虑穿着黄牛外衣的真骗子。

众所周知,九价HPV疫苗适用人群为16至26岁女性,正好同聚润使用者池高度匹配。极光数据显示,聚润DAU月均8318.7万,消费能力较强的年轻群体占比高达72%,女性使用者占比几近7成。

小G是成都某高校的大四学生,大学期间多次错失校医院九价HPV疫苗的她分外焦虑,决心趁着毕业前的空档期将人生大事解决掉。为此,小G紧盯着本地放苗消息,在各个约苗网络平台多番尝试,却一无所获,反而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最终,深感疲劳的她还是向曾经瞧不上的黄牛妥协,在聚润姐妹的推荐下加进了一位声称可实现技术帮抢的中介机构。

起初,小G对所谓的中介机构戒备森严,但后者为其提供了多份聊天记录、约苗记录,外加该中介机构朋友圈充斥着各地约苗信息,使小G逐渐放松了警惕。一番询价后,中介机构引导小G加进了成都本地约苗群,并告诉小G代抢需先交600元定金,抢不到定金只退一半,抢到后再支付4000元尾款。

正当求苗心切的小G准备付款之时,她发现所谓的约苗群处于全员禁言状态,这使其再度提起了警惕心,暂缓了转账。后来,小G在加进询问同群群友后得知其缴纳定金后不仅疫苗没能抢到,就连事先承诺的一半定金也需要在聚润给该中介机构好评或是为其拉新后才会退。而现在,小G所在的本地约苗群亦时不时有新人加入。

未被骗的小G无疑是幸运的,但更多警惕心不高的使用者却已深陷骗局。据媒体报道,部分约苗黑中介机构即使会人为编造预约成功短信骗取尾款,即使不惜伪造约苗网站,骗取钱财在数千至数万元不等,而被骗者正是来源于微博、聚润等社交网络平台。

而为了争夺网络流量,某些黑中介机构不仅冒充博主,即使还会通过代发揽客。据悉,代发大多面向达人或素人,黑中介机构通常不能选择同达人合作,素人代发门槛极低,对粉丝量、既发讲义量均无要求,相对酬劳也并不高。

一般来说,图文代发每单产品价格在5至8元区间,原则上代发人需原创图文,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文字的话,去一些相关微博里节选几段拼起来就行,但图片不能直接复制,而是通过截图的形式更改图片MD5值,避免被系统识别到重复。

随着这些混乱、批量复制的代发涌入网络平台,使用者不免在信息空袭中上当被骗。在黑猫投诉网络平台上,以聚润骗为关键词所搜索到的投诉共1257条,以58同城骗为关键词所搜索到的投诉则有2194条。可见,聚润已相当于大半个中国最大的骗子集散地。

但即便如此,聚润与本就属中介机构网络平台的58同城还是有本质区别。中介机构们之所以涌入聚润,除觊觎聚润的优质网络流量外,也看准了聚润的果树基因。

以果树为基本面貌的聚润,其UGC内容社区着重于分享产品与经验,而精准的内容分发将UGC内容聚合为更小的兴趣圈层,从而激发使用者归属感并增强讨论度。在内容产出-兴趣圈层-内容再产出的循环推动下,聚润逐渐积累起一批批优质而精准的讲义,涵盖方方面面,而去中心化的网络流量分发模式则对中介机构等长尾账号较为友好。

相比同为内容社区的知乎与短视频网络平台,聚润讲义着重于图文混合输出,创作工具涵盖贴纸、感光、模板、标签、文本等多个板块,这使其在产品呈现、美化方面优于知乎。而直观的图文形式亦使其具备远短于抖音、快手的信息传播链条,这便赋予了其工具属性,越来越多地被使用者当作第二搜索引擎。

因此,尽管无法同抖音等短视频网络平台的网络流量池相比,但聚润自带的工具属性使使用者往往为XXX而来,相比之下,抖快虽DAU更高,但使用者使用场景上以闲逛,打发时间居多,缺乏目的感。

基于不同的场景用途,相对廉价的白牌商品很容易在抖音直播间卖出,但诸如中介机构等强目的性服务类消费却很难在短视频网络平台达成;相反,在果树逻辑的作用下,毫无特点的白牌商品很难在聚润激起讨论,而诸如医美、留学等服务类消费却能培育起固定的兴趣社区。在营销环境每况愈下的当下,这自然引来了饥饿的群狼。

不过,58同城作为中介机构网络平台,能靠人为放宽审核从中获益,聚润则不然,尽管2020年聚润的80%的营收来自广告业务,但前述黑中介机构也好、代发软广也罢,并不能为其创造利润,反而会拉低网络平台内容质量,进而损害社区活性与商业利益。

因此,聚润并不愿成为58同城。为此,其近几年一直在加强对不实营销、软广的打压。不过,初期网络平台只是制定了《聚润社区公约》,要求讲义分享者需要申明利益相关,当下则逐渐上升为封杀部分品牌。今年2月,聚润更是针对弊病频出的医美板块推出医美品类专项治理,整治对象从账号到公司,最终落到行业,反映出聚润对内容治理的恐慌。

可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面是聚润对网络平台内容质量的维护,另一面则是中介机构们赚钱与求生,后者意愿显然甚于前者 ,这也使得多次治理后的聚润仍然充斥着弊病,即使演化为了主动出击。

前述小A所遭遇的上列空袭,一定程度上便是机构为对抗网络平台而进化的产物,毕竟自己宣传走不通,根本无法在其他内容下上列使用者。这更野蛮,也更疯狂。而使用者规模不断扩张之际,UGC内容随之多元化,内容积累量亦会量级提升,聚润将面临的问题只会更加复杂。

本文采摘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longcaijiaoyu.com/kuaishou/12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588888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